我有良人在长安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但不会遇见你

想象

卡特:

预警 : 博→卡


 冷到北极圈,瑟瑟发抖  
   
  


博人站在队伍里,周围的伙伴们正兴致勃勃的听着木叶丸老师的讲解。


但是博人的兴趣不在这里


他的目光紧紧的跟随一个从训练场入口处慢慢走进来的人,银色头发,遮去半张脸的面罩。


"卡卡西伯伯!"


博人跳起来挥手招呼着,每当他在大庭广众下这样做的时候,卡卡西就会俯在他的耳边悄悄劝告"在外面好歹叫一声六代目嘛。"这样近的距离让博人可以看得清薄薄面罩下嘴唇的形状,贴的近近的,带着气声,让耳朵也变的痒痒的。


博人每次都要这样招呼,即便是已经知道公开环境下应有的礼节,他也还是更愿意用孩童的阳光打着掩护去获得每一次额外的亲近。


卡卡西笑起来,他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睛,"嗯?今天没有逃课?"


"怎么可能总是逃课,我也是要好好学习的啊。"


博人一面回答着一面去看卡卡西左眼的那到疤痕,他的手指蠢蠢欲动,试图去感受痕迹的形状深度,好确切的想象出当时流下的血液和痛楚。


最终他什么要求也没有提出来,六代临走前还伸手揉乱了博人的菠萝头型。


月亮的光芒搭着风的顺风车跑的到处都是,星星也卖力的闪烁着。


博人阖上门,关上窗户和灯。一个人陷入这种静谧的黑暗时,调动起出色的感官来回溯时光。


他看到慢镜头里卡卡西的手指一点点落下来,轻柔的覆盖上博人的头顶。他看到遗传自老爹的金发一点点弯曲卧倒,折服在这只苍白的手掌下。


剩余一部分不屈不挠的从指缝间立起,盖住手指间细小的旧伤印记。


还有卡卡西缓缓笑起来的弧度,弯弯的眼睛旁浅浅细细的皱纹。


他把这一切都倒带,再放上几十倍的慢速翻来覆去的品味。


想象卡卡西的伤口,敌人,伙伴,身体伤的伤痛,精神上的晦暗。想象他只言片语的过去,他的冷血,残忍,理智,绝望。


鸣人可以告诉这孩子的并不多,隔开的辈分让情报的获取变得相对困难。


博人开始观察,思索,试探,用沙子和石砾去填补巨大的空白,想象充当粘合剂并补上细小的缝隙。


鸣人不能为他解答的问题,卡卡西可以。他与老爹的争执也总能得到解决,而且公平公正。


不带有对小孩的劝哄,没有年龄带来的欺骗,没有大小的偏颇。


他想着那个面罩的六代目,想象面罩下面的脸,嘴唇,鼻子,牙齿。


每晚,想象都张开翅膀搭载他入睡。


 
    
  
  
——
  
 


其实就是单纯的仰慕


对强大的人崇拜和想要亲近,会希望自己也能够变的一样好吧。

评论

热度(36)

  1. 我有良人在长安卡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