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良人在长安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但不会遇见你

【卫宫父子亲情向】迦勒底的布朗尼

红炎無铭:

有少量的限制零毁×黑saber情节注意






刚来迦勒底不久的Assassin·卫宫发觉这几日有人趁他不在时进入过他的房间。


明显的证据,就是出战回到房间的时候,床铺不知何时被整理好了,床头的小茶几上多了一盘甜点。有时是是精巧的纸杯蛋糕,有时是水果布丁,有时又是枫糖浆松饼,配上热腾腾的红茶或是咖啡,几乎没有重复的样式。而且,味道无一出乎意料地好。


卫宫切嗣只记得自己对master透露过对甜食的喜好,所以他把这些都当做是master的安排。


至于房间打扫,他也当作master的好意默默收下了。


不过话说回来,迦勒底的从者福利有这样好的吗……?


面对暗杀者的疑问,御主神秘地冲他摇了摇手指。


“不不不,这是切嗣君的特别待遇哦。不过并不是我安排的。”


“是迦勒底的布朗尼哦,布朗尼。”


卫宫切嗣当然不相信人理保障机构中有着某种小精灵这样的存在,但假如不是master,要说是哪位从者,明显也是不可能的——从生前到死后都是孤身一人的代行者,和迦勒底现有的从者们几乎毫无交集。


不对……要说的话,那位不知为何总是向他投以温柔目光的纯白女性,还有那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面容,神情复杂的红衣弓兵……毫无疑问,都对现在的切嗣有着特殊的情感。切嗣心里多少有点清楚,和他们有交集的,大概是另外世界的【卫宫切嗣】,而非成为了代行者的自己。


会是那两人其中的一个为他做了这些事吗?


等等,话说回来似乎还有别的人选……


 


迦勒底的厨房内。


限制零毁将白色的羽织挂在一旁,换上了围裙,正专注地将糯米粉和牛奶白糖搅拌均匀。和风的服饰加上白色围裙,怎么看都有种违和感,不过眼下没什么人会经过厨房,限制零毁也不会去在意这些。


肩膀忽地一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靠在他身后的人就直接将双手环住他的腰,凑近他耳边开口:“士郎,在做什么?”


“在给切嗣准备点心。等他作战回来应该刚好可以赶上吧。”限制零毁老实答道,任凭阿尔托莉雅·Alter整个人靠在他身上。


“唔。”尽管只发出了一个音节,限制零毁还是从黑色王者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不满,他仍是专心的,不曾停下手中的动作,“Alter有什么想吃的吗?等这边完成后就可以帮你做。”


黑色的王者歪了歪头,几缕金发垂落到限制零毁的锁骨上。


“炸鸡块,大份的。”环在他腰间的双手收紧了点。


“好,好。”


得到了承诺的王者明显心情好转,因为【切嗣能够获得士郎私下开小灶的待遇】一事所生出的不悦顿时散去。因为距离很近,她可以细致观察限制零毁的每一个动作,糯米滋要用到的面团已经开始成型了。


“士郎,”Alter忽然开口,“你知道被master召唤出来的‘卫宫切嗣’并非你所熟知的切嗣吧?”


限制零毁放下手中的容器,转过身来面对阿尔托莉雅。


“啊,我知道。”他露出一个怀念的微笑,“但是即便如此……切嗣对我来说依然是切嗣。”


作为【成长的卫宫士郎】这个概念,限制零毁与少年时期的士郎有了很大的差别。外表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体格完全健康地成长起来,气质给人感觉更加淡漠、冷静,眉宇间多了份成年人的沉稳。他已经是用淬炼完好的钢铁所打造成的名剑。


像现在这样有些羞涩,带着对过去的温暖怀恋的表情,可以说非常难得一见,唤起了阿尔托莉雅久远的回忆。


曾经在圣杯战争期间,少年谈论起自己孩子气的、温和而又非常了不起的养父时,脸上的神情与几乎现在如出一辙。


 


身为Assassin的servant,遮断气息隐匿行踪对他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


不动声色地在暗处观察着,今天,布朗尼的真实身份就要在此揭开!


房门无声地开了,进来的人手里正端着一盘甜点。他的视线往房间里转了一转,确认无人后将手中的甜点放在床头。


今天做的是和式的点心,小巧的糯米团子被精心摆放在盘中,周身洒上了晶莹剔透的细碎椰蓉,刚泡好的茶叶散发出清香。


【布朗尼】的真身是一个穿着日式服装的年轻人,赤铜色短发和琥珀般的眼睛,外披白色羽织,魔术回路在脖颈和腰侧发出荧蓝的光。他记得,这是名为限制零毁的概念礼装,和另一个概念礼装投影魔术长得一模一样,不如说根本就是投影魔术的成长版。只不过限制零毁对自己的作用不太大,两人并未有过一同作战的经历,顶多只是偶尔照面而已,倒是投影魔术好像一直希望和自己搭档。


说到投影魔术对自己的态度……嗯,这么一想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卫宫切嗣索性不再隐藏自己,从暗处现了身:“一直以来都是你吗?”


限制零毁一贯沉静的脸上确实有了一丝波动,不过仍维持着淡然的语气。“准确地来说,并不完全是。”


“?”


“有时候是投影,有时候是我,有时候是Emiya。打扫房间是我们轮流的,点心是看谁什么时候有空了。”限制零毁老实交代。至于三人在做点心给切嗣间展开的小小竞争则被他瞒了过去,反正也没必要对切嗣说。


“所以,理由呢?我多少可以猜到一点,但是,此刻站在此地的‘我’,与你们,还有那位白衣小姐,是不曾有过任何因缘的。”


这样的关心,真的有意义吗?


“给您造成困扰了吗?”


“并非如此,只是觉得——对你们来说没有那个必要。”


这种事情其实再清楚不过,可是那又怎样呢?难道他,投影魔术以及Emiya,能对现在的切嗣漠然相待吗?


在【正义的伙伴】道路上,直到最后都孤独一人的切嗣。


不曾获得过救赎的切嗣。


悲哀的末路尽头最终成为抑制力齿轮的切嗣。


对这样的切嗣,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视而不见。


对于卫宫士郎来说,【卫宫切嗣】的意义从未改变过。


“这种事我早就明白了,无需在意,”限制零毁展露出微笑,向后一步退出房间,“点心,希望能合你的口味。”


红衣的暗杀者默默坐下,将一枚糯米滋送入口中。


很美味。是那种让人感到很温暖的美味。


 


迦勒底厨房。


“今天的点心已经送去给切嗣了。”即将到午餐时间,投影魔术正忙于把圆白菜切成均等大小的丝,限制零毁则在一旁看顾炸锅中为阿尔托莉雅·Alter准备的炸鸡,Emiya将炖菜盛盘的同时朝这边看了一眼。


“唔——狡猾的家伙。居然被抢先了……”投影魔术更接近少年时的卫宫士郎,内心弹幕会很容易在脸上表现。Emiya没说什么,但是投影魔术和限制零毁清楚听到了他发出的一声嗤笑。


压下心头的小小得意,限制零毁笑了笑,转头把炸得金黄的鸡块起了锅。


三人间不曾宣告的无形竞争,仍在继续。



并不具体的仗亿研究4

xiangmingzinan12:


 万万没能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写到第四篇系列。 


在最终战之前我是不会倒下的。


关于以前写的错误纠正一下。


日版里仗助喊承太郎带先生。


我所看的版本翻译有错误,所以一直有误解。在这里不太好意思地道歉。






承太郎约大家出来相谈,康一骑自行车,亿泰骑摩托,仗助步行。


从中可见个性差距,康一是标准学院派高中生,亿泰是伪不良少年野性高中生,仗助步行并不是他穷得买不起交通工具,一方面是为了防止被神出鬼没的音石明跟踪,另一方面是因为接下来要和亿泰坦白的事情让他心情过于沉重,一边走路一边排解心情,对他来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亿泰说蚊子只咬他,于是我帮忙百度了一下。


什么人受蚊子“青睐” 
●肺活量大的人。 
●汗腺发达、经常流汗的人。 
●肥胖者。 
●孕妇及月经期间的女性。 
●做完激烈运动的人。 
●白天穿着深色衣服的人。 
●赤脚穿鞋的人。 
●化妆后“香气四溢”的女性。 




对号入座一下,肺活量大,汗腺发达,激烈运动,深色衣服...亿泰,你居然不穿袜子!


而且自称不良少年却想在咖啡馆或者西餐厅商谈事情,太不野性了吧。




康一的发型也渐渐发生了变化,同时询问仗助找他们什么事。


仗助不敢看亿泰,语气也显得很微弱。


亿泰瞬间黑脸,屌爷上身,“我要掰断这根树枝泄愤!”





 虹村家真.兄弟情深 


仗助继续不敢和亿泰两眼相对


虽然是替亿泰着想,但仗助在亿泰的责难面前也只能默默地承受不多争辩


“这个不能说,真不能说,说了指不定你会怎么办呢。”


康一在一旁把能解说的差不多也都说了。





 走路自带风的白强出现,承太郎先生是康一喊的。并且四部的小辈里,承太郎估计最喜欢的也还是康一。 


仗助为了平复亿泰的心情,主动表示自己也很讨厌呛辣红椒。


他给的理由非常宏大,大抵就是呛辣红椒如何如何威胁到小镇上的居民。(康一你那个借口我并不会相信)


然而这一切都与仗助本身并没半毛钱关系。


这是仗助为了安抚亿泰的谎言么?


并不是,他是真的生气了,这是仗助血液里与生俱来的正义感,因为他是jojo,也因为他的外公是小镇的守护者。


所以他人的事也是自己事,他人的灾难也是自己的灾难,这就是仗助在jojo里所特有的温柔。





 老二重磅出现 


一提到外公,承太郎瞬间脸黑。


“嗯,我跟他熟得很。”   当年他差使人把我从牢子里揍出来。


“他以前肌肉还蛮结实的。”   打屌路途上无聊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偶尔会捏捏,虽然并不如我。


仗助措辞非常不客气,“根本就是个糟老头了嘛!”   朋子并不同意。




那么就关于一大批人说四部二乔老年痴呆不中用了,来看看二乔的状态。


首先一切的前提就是他[79]岁了。79什么概念? 男性的平均寿命在73岁左右。


站不稳,要靠拐仗;77岁的时候做胆结石手术;有白内障;满口假牙;反应力慢。


这都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卡兹大人虽然很牛逼,但打败他的二乔也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


家里有老人的大概也清楚二乔的状态并不糟糕,而且能吃牛肉,很有食欲,这表明他的生命力还是比较旺盛的。




仗助的表情也是非常贱啊。请多说一点,毕竟是他欠你的。





 音石明,你最终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你私自动了虹村亿泰的财物。





 反派往往死于话多,这并不是胡说的。 


你看,高高地树了个flag。




康一提议把摩托砸了来遏制音石明的行动


亿泰前来阻止,表示要自己上


原因两点:1,哥哥的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2,自己的摩托还是得自己拆。





 亿泰英俊得不行 


在极端的愤怒前,本能推使他做出漂亮的回击


虹村亿泰的战斗能力与生俱来


之所以会出现纰漏,大抵是因为他精神力上的缺陷,可见虹村形兆平时对他的战斗方式干扰太多


真正让他打,他是很能打的。





 仗助和音石明两个人都很有趣 


仗助喊形兆:“亿泰的哥哥。”


音石明喊亿泰:“形兆的弟弟。”


一方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另一方面出本子么亲。


话说替身既然能够骑摩托,好想看白金大大开玛莎拉蒂的样子。







jojo里全员影帝 


亿泰假装冲呛辣红椒本体下手,实则瞄准摩托车


音石明被成功瞒过,一方面由于他轻敌,另一方面亿泰此局的确做得非常精彩。


jojo里有一些善于战斗的开朗人物,总容易被某些人贴上单一的标签,比如波波的“逗逼”标签,亿泰的“笨蛋”标签。只能看到一个丰满人物的某一个层面,我认为那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真正的强大并不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帅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毫无过失,而是一个有缺陷的人物,在挑战面前,能够竭尽所能。




亿泰的牛逼哄哄的摩托车实际上只是二手。


亲手拆了它亿泰感觉心疼死了。


虹村家代代缺钱。





 看到亿泰和音石明斗智斗勇 


仗助开心的不行,笑容满面,大喊出声,吓得康一转头看他。


仗助替亿泰激动得考虑问题又失去了全面性。博士表示你丫的虽然辈分大,但在老子面前毕竟显得图样图森破,阿强一通解说道出问题本质。


阿强第四部变成解说役,第五部变成npc,第六部变成睡美人。


进化道路堪称坎坷,强哥可怜。







  


音石明对亿泰非常看不起,可见形兆在他面前没少数弟弟坏话


亿泰一边说自己脑子不好,一边说了一长段非常有哲理的话,我试着概括了一下,大概就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说这段话的时候亿泰的情绪是非常严肃认真的,扯上哥哥的话题他的态度并不可能轻浮。


考虑饶音石明一命也是他认真说的,因为为了仗助,他近乎在压制自己的全部怒火,作出最后的妥协。


为了仗助他连哥哥的仇人都可以放弃抹杀,可见仗助对他多重要。


因而后来才会失控地爆出那一句:“希望你的回答是不。”


他全程的发言都发自肺腑,掷地有声。





thehand对呛辣红椒 


火力全开,进入狂暴状态。


仗助说:“仔细想想,亿泰这家伙的替身真是可怕呢,以往一直轻视你,真对不起啊!”




亿泰在仗助面前忠诚得像狗,撒娇时像猫。


仗助根本没有体会the hand的恐怖的机会。


而且亿泰近乎事事都要依赖仗助,时不时夸夸仗助的智商,显得单纯天真,毫无危险之处。


放着其他人轻视虹村亿泰,得到的结局也只有音石明的下场罢了。


这也是我喜欢亿泰的原因之一,他的尊严不需要别人给,都是自己挣回来的。







  


不过扯倒逻辑学就完全不行了


文学细胞+艺术细胞+体育细胞已经够丰富了,理科稍微差一点也情有可原


其实我挺怀疑是因为虹村老爹小时候老逮着亿泰打,把儿子脑袋打坏了,否则和形兆未免差太多。


至于心理素质差


那大概是形兆过度保护的锅





  


康一:亿泰被拖进电缆了!


承太郎:让我装个逼先。


仗助:我也要装逼。


jojo家族,就是喜欢在队友面前谈笑风生。


当阿强在身边时,仗助整个思维都会显得清晰冷静,毕竟两个人的辈分有点错乱,实质上阿强还是仗助值得依靠的长辈。


音石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如果亿泰出事会怎么办呢?


阿强会痛定思痛,脸黑着替队友报仇,然后把所有的苦水儿都咽到自己肚子里。


仗助参见最终战。





  


东方仗助是个很有趣的人


当二乔遇到危险,仗助无法以“儿子对父亲”的态度去保护他。


反倒是“老人家遇到危险”“母亲会伤心”这个念头驱使他行动


他是一个心中怀有大爱的人,他想保护的是天下苍生


他有一颗“仁”的心


真的不做医生吗仗助?





 亿泰瞪着眼睛,用非常少女的姿势打量二乔 


他的想法朴素直接:1,这是仗助的父亲。2,这是个老人家。3,没被杀真好


完全没有想入非非,比如说“年纪这么大的人为什么会是仗助的父亲”,虽然亿泰有一颗八卦的心,但是在仗助的问题上,给予了最基本的尊重。


二乔眼睛不好了,耳朵不好了,口齿不好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居然松了一口气,总觉得和超越人类的生物斗了一辈子的二乔,可以变成一个普通的老人家,卸下担子过普通的生活,真好。





 




 自称不良少年的亿泰喊二乔叫“乔斯达先生”


并且语气温柔地劝二乔坐下,小心船晃。


可见在生活中亿泰照顾父亲也是非常细致的。


二乔一心一意念着仗助。他不知道仗助的生日,没有一天陪伴在仗助身边过,他问亿泰仗助是否提起过自己,亿泰脑子也直,实话实说了。


不过如果换成我,大概也会实话实说的,敷衍两句一方面对仗助是不公平的,另一方面我也不会忍心让老人家怀抱希望以后在现实面前失望。


仗助望着载着二乔的船,心中五味杂陈,无精打采。





  仗助的心情很能让人理解,一个不曾见面的生父,血缘上是至亲,实质上却是陌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换作谁都会无比尴尬。茸茸之所以会把大王的照片放在钱包里,是因为他的生活环境恶劣,渴望得到父亲的呵护;而仗助有母亲和祖父的关爱,从小过着衣食无忧的安乐生活,父亲的出现无疑会搅乱自己平稳的日子,这让他无所适从。


只是一句“我不恨他”,太能体现出东方仗助这个人的温柔大度,面对一个对自己不闻不问十六年的父亲,他小小年纪居然就能选择宽恕和原谅。


但是一旦父亲可能遭遇危险,仗助心底的担心,全都写在眼神里了。



  信息图,再次证明我一直以来的猜想,亿泰在决断上的缺乏独立思考,心理素质的低下,真的都是形兆的锅。形兆嘴上对弟弟嫌弃万分,实际行动上一直替弟弟作有力的决断,自觉挡在弟弟身前,导致亿泰被保护得太好了,失去了成长的机会。


音石明故技重施,试图再次混淆亿泰的思路,从他的观点上基本可以窥探出四部所有小boss的思想:亿泰太好对付,东方仗助是谁,卧槽承太郎这人牛逼!


只有大boss吉良吉影比较与众不同,他认为自己high起来的时候,天下无敌。





  音石明失败的原因只有两个,第一,他小瞧了虹村亿泰;第二,他害姓虹村的人丢了一辆摩托车。


亿泰的思路和三部的打dio团,五部的护卫组都很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论如何,先吊着打一通,宁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


简单的行为中,蕴含着大智慧。


不过三部承太郎和亿泰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浑身散发着“无形装逼最为致命”的气场,一个自带解说。


“为什么你知道是我?”“你想知道原因么?”“为...为什么?”“其实我打算两个人都打了,因为我头脑不好啊。”


到最后还要承认自己头脑不好,真是无形之中又加以讽刺,“你这丫的看不起人,头脑简直比我还要糟糕。”


至于为什么一发命中,老天最爱笨小孩咯。




父子相见。


二乔张口无言,千言万语都藏在眼里


仗助始终不想和父亲眼神相对。





  




 二乔下船的时候拐杖坏了。


仗助上千搀扶。


父子两人特别自然地发生了对话。


亿泰像只看家的狗狗一样,摇着尾巴表示自己想到了修好拐杖的方法,就等着仗助摸他的头了。


康一眼泪汪汪地表示这是亲情你不懂啊。


阿强露出了微笑,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这么英俊。




那么问题来了。


凭借spw的财力,怎么可能给二乔准备质量这么不过关的拐杖?摔了怎么办!


这里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早已看穿一切的阿强让人对拐杖动了手脚,策划了这么一场父子牵手的好戏。但是凭借阿强平时的情商,想出这个点子,对他有点难。


第二种可能性是二乔为了能够顺利地和仗助搭上话,自己对拐杖做了手脚,而且拐杖是“刚刚不小心折断的”。


虽然二乔反应迟钝,但是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鬼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