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良人在长安

今夜我遇见了世上的一切,但不会遇见你

【X战警】我做卧底那些年

Kuffskein:

    


* 混个脑洞,这是天启之后想写的脑洞里第三个,之前把它拆开写了每周通信里的两个妹子,但实际上这个逗比才是我原本想写的……


* 【X战警】每周通信的地址,设定一致,可以当平行宇宙来看:
   第1-6封信: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b5dc618


   第7-12封信: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b632c9a


   第13-18封信:http://mhbdzty.lofter.com/post/1cb6226d_b8123db


 


Chapter 1



    我叫阿尔文,今年十七岁,是一个变种人,代号毒药,主动能力是全身上下任何地方,尤其是血液都带有剧毒和腐蚀能力,被动能力是任何进入我身体的东西都会被腐蚀融化,包括理论上无法被腐蚀的精神力。


    我的经历很复杂不过我猜根本没人关心,毕竟我是个原创人物,你们都不想看我在这里叨逼叨我不幸的童年和更加不幸的少年时期,所以让我们直接略过这一段进行下一步介绍。


    作为一个变种人兄弟会成员,我一直觉得我要做的事基本就是站在人类对立面,老大指哪儿我打哪儿,打完就跟老大继续躲在某个破烂烂的地方暗挫挫的研究下一步打哪儿。这样的生活很好,非常的兄弟会,我喜欢。


    然而我没想到原来兄弟会的水这么深,我除了为老大打架,为老大挡刀,把最后一个苹果让给老大之外还特么要负责帮老大谈恋爱?!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刚和人干了一架,老大亲自出手,场面非常宏大。轰轰烈烈的打完之后大家就提着从打坏的超市里捡的食物回我们的破仓库据点吃饭,而我们老大万磁王一如既往的独自坐在仓库最高的横梁上沉思。这一次他沉思的时间似乎比以前更长,但其实大家没有太在意,因为我们都眼巴巴的盯着火人烤香肠,准备等他一烤好就立马各展能力的开抢。


    然后,意外发生了。就在火人刚把香肠稍稍抬起一毫米,绝对领域那个傻逼正要这个月第五次把他和香肠一起罩在能量屏障里隔绝我们的瞬间,老大突然从钢梁而降的落在我们面前。我们只好暂时停止了对香肠的垂涎,摆出非常兄弟会的冷酷造型等待他给我们训话。


    然而他只是挨个打量我们,用一种混杂着考究,嫌弃和怀疑的眼神。上一次他这么干的时候用钢梁把一个妄图挑战他的家伙捅了个对穿,所以这次他的眼神最终停留在我身上时,我冷汗都下来了。我仔细回想了自己都干过什么,似乎除了在背后议论过几句老大的能力问题之外什么也没干啊?


    我一直觉得我们老大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他绝对不会因为我问过几句他到底怎么飞的,是不是用头盔揪着脑袋飞的就用钢筋把我也捅个对穿。就在我这么坚信着的时候,老大突然冷冷的叫我的代号:“毒药。”


    完了,我还没分配遗产呢!我可在充当枕头的那个破娃娃里面藏了两百美金啊!!!相对于兄弟会的穷逼们而言那可是一笔巨款啊朋友们!!!


    就在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立刻跪地求饶的时候,老大说出了后半句话:“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我立刻以非常沉着冷静的态度回应了他:“好,老大你说要我打哪儿?”


    他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我在他眼中读到了【为什么我的手下都是这种货色】的眼神。


    “我需要你进入泽维尔学院。”他说。


    众人看我的眼神顿时十分微妙,特别嫉妒的样子。其实我也懂他们为什么嫉妒,毕竟我们的老对头很有钱,住家传古堡,接受高等教育,配发统一制服,最重要的是还管饭,不像我们每次想吃根香肠都恨不得把隔壁破箱子上睡着的兄弟揍成瘫痪。潜入的时候顺路去趟厨房就是年度大餐……个鬼啊!泽维尔学院里可有一个叫金刚狼的杀人狂魔啊!他那萌萌的猫耳发型都掩盖不住这个杀胚的本性啊!!!那俩大爪子砍起人来刷刷的啊!!!上次遇到我跑慢一步他可是一爪子差点抓掉我一条腿啊!!!


    想起曾经被金刚狼支配的恐惧,我当场崩溃,哭着抱住了老大的大腿:“老大!!!你别不要我!!!当初不是说好只要我帮你打架你就养我一辈子吗!!!我还未成年,我不想死啊老大!!!QAQ”


    我感觉我的腰带扣和项链在死命把我往后拖,同时老大还一手抵着我的脑门使劲儿向后推:“够了!别用你的眼泪腐蚀我的裤子,我就这一条……我是让你去当间谍监视X教授!”


    哦,不是偷偷跑进人家基地,而是长时间驻留啊……


    我提了提裤子,有点犹豫:“为什么是我啊?”


    虽说犹豫不过人家还是有点小开心的啦,毕竟泽维尔学院真的管吃管住还允许自由恋爱呢!


    老大无力的看我一眼:“第一,你能免疫精神力。第二……”他转头看了一圈仓库,在被我睡觉时流口水腐蚀的箱子,受伤时流血腐蚀的墙壁和地面,以及刚刚因为我情绪激动不小心能力略失控而被我眼泪腐蚀得坑坑洼洼的裤子上扫过。虽然他没有说明,但似乎所有人都明白了原因,因为他们集体叹了口气。


    “那我要怎么混进去啊老大?”我问。


    “艾玛,这件事交给你安排。”老大又扫了一圈我们,点出白皇后。


    “是。”白皇后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转头看着我,用一种让我有点毛骨悚然的温和语气说道:“毒药,跟我来,我会教导你如何混入泽维尔学院。”


    “我能拿一根香肠再走吗?”我问。


    白皇后妩媚的笑了一下,伸手从火人手里拿走了串着三根香肠的签子。剑齿虎的五根爪子立刻发出噌噌的摩擦声,怒视她。白皇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眼睛微微亮了一下,下一秒剑齿虎就萎靡的抱着肚子倒了下去。她扫了一圈噤若寒蝉的众人:“还有谁要抢吗?”


    所有人都在疯狂摇头,连肉山那个超级型号的家伙都露出恐惧的眼神。于是白皇后把其中一根香肠递给老大,拎着另外两根和我一起走了。


    我和她蹲在仓库另一个角落里啃香肠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她:“我记得他们以前没那么怕你的……你把他们怎么了?”


    “没什么,上次生理痛的时候我全体直播了一下。”白皇后轻描淡写的把签子一扔:“好了,让我们来讨论正事……首先,想混入泽维尔学院,你必须让X教授认为你需要帮助。”


    “嗯嗯嗯!”我点头。


    “从这个角度出发,你能想到什么?”她鼓励的看着我。


    “把车开到泽维尔学院门口,然后想办法让它报废?”我问。


    白皇后沉默了一会儿:“……阿尔文,你的脑髓液真的不会腐蚀大脑吗?”


    “脑髓液是什么?”


    “算了……”她捂住脸:“让我们说得简单点……你需要一个人设,一个足够凄惨的人设,比如非常不幸的童年,这有助于让你唤起那群爱心过剩的家伙们的同情。”


    “这个简单,我三岁能力觉醒就被抓进了实验室,每天都要被放血做实验,特别不幸!”我举手:“他们还给我吃好多奇怪的东西,说是为了开发我的能力,吃进去可疼了!肠子都流出来了!就是肚子里突然嗞嗞的响,然后肚皮变黑,出现好多流血的小洞……”


    “不需要这么多细节。”白皇后打断了我。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好了,那些都过去了……我们继续说。你被万磁王发现救出后一直追随他,但是渐渐发现万磁王的理念太过偏激,与自己的信念冲突……”


    “你也觉得老大的理念超级偏激的吗?”我高兴的问:“说真的我觉得有普通人也挺好的呀,他们会做香肠诶!”


    “我的理念不偏激!”蹲在我们头顶钢梁上的老大冷冷的说。


    “……哦。”


    白皇后继续给我灌输人设:“因此开始违抗万磁王的命令,终于在一次任务中因为擅自放走普通人耽误了时间,导致任务失败,引得万磁王暴怒,几乎被杀,但因为自身能力特殊而存活下来……”


    “等等,不是老大让我先清场把那些普通人赶走的吗?任务失败不是我的锅啊,明明是因为X战警捣乱啊!”我忍不住打断她:“而且我觉得有点问题。老大杀人从没失手过的,除了X教授在场……”


    “是啊是啊!毒药,你也觉得他们俩关系肯定不一般是吧!”白皇后激动的问。


    “……诶?!”


    “咳咳……我们继续说。”白皇后干咳一声:“你被X战警救下后进入泽维尔学院,孤僻不合群,时常与人发生冲突,因此经常被X教授叫去谈心。逐渐受到X教授个人魅力感染,最终加入X战警,成为守护X教授的一员。”


    “X战警不是守护人类和变种人和平的吗,不是守护X教授的啊?”我问。


    “都是一个意思。”白皇后笃定的说。


    好吧,反正她比我聪明,她说得肯定比我说的对。


    “总之,你要尽可能与X教授接触,把他的资料传给我。”白皇后说:“所有资料,任何你见到的都告诉我,哪怕是他每天吃了什么,说了什么,睡前读了什么书……”她顿了顿:“X战警的资料你可以拿不到,但是X教授的资料必须拿到!”


    我总觉得这不太对的样子,不过鉴于一直暗挫挫蹲在我们头顶钢筋上旁听的老大没有反对,我就没有说话。听起来整个人设最难的部分就是怎么扮演一个孤僻不合群,时常与人发生冲突的坏孩子了,要知道我对人可友善了,就算我和谁发生冲突他们也会尽量让着我,毕竟大家都不想砍完我之后被我的血腐蚀掉裤子。


    最后我们商议了一些细节,比如怎么联络以及回报频率。白皇后和老大都对我的领悟力表示认可,然后老大就把我吊打了一顿,钢筋把我的脸都抽肿了。他还一点不留情的指挥七八根手指辣么粗的钢筋把我钉死在废墟上。我被打得眼泪哗哗地流:“老大你出手完全没留情啊,你真的不是想趁机杀了我吗?好痛啊!!!”


    “我不是靠头盔飞的。”老大无视了我的控诉,冷冷的对我说。为了证明这一点,他飘到我面前把头盔飞快的摘下来了一瞬间又扣回去了:“记住了吗?”


    “那是靴子……?嗷嗷嗷嗷!!!!”


    “万磁王,你知道毒药没受过教育,不理解四大基本力!”白皇后挡在我前面:“别忘了他是唯一合适的人选!死人不能当间谍,也不能给你传递X教授的资料!”


    他们对峙了一会儿,老大罕见的妥协了。他踩在钉死我的水泥板旁边,逆着光,以一个特别沧桑但还有点小帅的姿势对我说道:“好好干,我会给你奖励。”


    我才不相信。他连工资都没发过,怎么可能发奖金。我明明看见白皇后在他背后翻了一个好大的白眼。但我明智的保持了沉默,毕竟我打不过他,而拳头就是兄弟会的唯一规则。


    老大潇洒走了,白皇后蹲下摸摸我的头,也走了。他们把真的差点被打死的我独自留下。他走之后我短暂的昏迷了一会儿,再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我仰头看着特别蓝的天空,突然意识到人设里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他们怎么能保证我被X战警救了啊?!


    毕竟我昨天还跟他们彼此恨不得把对方脑浆子打出来啊!!!要是我看见金刚狼被钢筋钉死在水泥板上,我肯定上去踩他的脸,绝对不会救他的啊!!!


    我直接被X战警趁机打死的概率远远超出被他们救了的概率啊!!!


    这么一想,我立刻开始挣扎。这有点不太容易,因为我就剩一只手还能动了。我十分费劲的先把禁锢住我手的钢筋挣断,喘了几口气,开始试着把其他几根戳穿的掰断。好在经过一晚上我的能力已经恢复了一些,那些钢筋被血液腐蚀得不那么坚固。就在我费劲巴拉的把钢筋一根根拔|出来时,耳边突然听见咕噜噜的声音。我低头看了一眼,吓得一激灵——金刚狼正推着X教授的轮椅往废墟里面走。这座废弃仓库昨晚被老大毁得不成样子,地上全是碎块,金刚狼干脆手一伸把轮椅整个举起来了,大步跨过地上的碎块,把轮椅放在钉死我的水泥板下面。


    兄弟会默认定律之一:无论何时见到X教授都要立即放弃一切转身逃跑。几乎是条件反射,我跳起来就想跑——然后被痛得一激灵。我忘了自己还被钢筋钉着,这么一用力差点又把我眼泪疼出来。


    金刚狼突然低头和X教授说了几句话,然后他就皱着眉一脸凶狠的向我走来。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让我觉得自己完了,在拼命挣扎了好几下都没能从钢筋上下来之后,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他过来一脚踩碎我的脑袋——然而他的脚步声停在了我脑袋旁边。呼啸的风声迅速接近,呛啷几声,剧痛之后我突然感觉自己向下坠去,但是身子刚一斜就被人揪住了后颈。


    居然没死诶!


    我睁开眼,发现他正揪着我的领子,一脸不耐烦的提着我下了废墟,把我扔在轮椅前面。我勉强抬了一下头,看见X教授严肃的看着我。


    我:“……”


    准确来说,是睁着一双好像泛着水光的蓝色大眼睛,抿着嘴角,用一种混杂着担忧,心痛,困惑和善意的眼神严肃的看着我。阳光从他漂亮的五官上拂过,留下浅浅的阴影,让他看起来温柔得像是即将融化的冰淇淋。


    说真的,X教授真的和我们老大是同辈人吗?


    感觉我们老大至少比他大二十岁。


    “先把他带回去,洛根。”他说。


    我的妈呀,他居然真的要把我带回去而不是直接弄死我或者扔进监狱?


    X教授真是一个好人!!!


    我还没感慨完,突然天旋地转,金刚狼如同扛一袋大米一样把我扛了起来。他肩膀向上一顶,我全身的血窟窿都在哗啦啦的淌血。一阵白烟从他胳膊和胸口冒出,他的衣服顿时被腐蚀掉。他全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按着我后腰的手噌的一声,我能清晰感觉到那三根爪子都冒了出来。


    我:“……”


    完了,我感觉他要弄死我。


    为了补救,我赶紧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能力。他的衣服停止腐蚀,皮肤也不再冒烟,那三根爪子僵持了一会儿后慢慢收了回去。我松了口气,放心的陷入昏迷。


 


TBC……or not ╮( ̄▽ ̄”)╭

评论

热度(403)

  1. 我有良人在长安Kuffskein 转载了此文字